本篇文章9720字,读完约24分钟

随着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的增长,超级富豪们也在不断成长。 从经济角度看,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估计,中国亿万富翁数量居世界第二,低于美国。 如果说这是“荣耀”,那么从社会角度来看,媒体和公众对这些人的评价呈现出两个极端。 一方面,他们大多被认为是“官商勾结”的暴发户,另一方面也有对富豪们“艰苦创业经历”的崇拜。 这个两极分化评价背后的问题是,中国超级富豪来自哪里?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我们评选的富豪来自“胡润富豪榜”和“福布斯富豪榜”主榜2003年至2003年,胡润或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出现的比较有效案例数共计211件。 虽然很多人对“富豪榜”嗤之以鼻,但我们接下来的分解,不过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最富有的中国民营企业广告主集团( the visibly RIChest Chinese Private Entre Preneurs )的分解。 而且,富豪榜“原始”的数据不能直接采用。 必须经过很多繁杂的整理和重新收集资料。 例如,清除了多年前出现的极度缺乏个人新闻的神秘人物,以及杨惠妍和李兆会这样的第二代公司的房子。 其中杨惠妍的案例由父亲杨国强代替。 )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另外,这211种情况既有公司的个人,也有公司的组合。 这些组合大多以夫妻文件( 19对)、母子文件( 4对)、兄弟文件( 4对)的面孔出现,或者有母子( 1对)、母子( 1对)的组合。 以“○○家族”的形式登场的人在增加( 16个)。 这是中国富豪榜与俄罗斯、匈牙利、波兰等其他旧社会主义国家富豪榜比较的“特色”,其背后反映了中国家族公司的兴盛和家族公司内部诸多复杂的产权结构。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被束缚”。 有些公司是母子创业的,但只有儿子上榜。 例如,是戴皓。 另一个兄弟分别上榜。 除刘永好和刘永行等四兄弟、吕向阳和王传福外,还有黄光裕的亲哥哥黄俊钦、唐万新的亲哥哥唐万里、张菌的亲弟弟张成飞。 能够分开上榜也往往是“分家”后股权比较明显的例子,或者是开始了其他主要业务。 出于越来越多的实用考虑,只保存了这些组合最初身体的名字,不再收集其他人的新闻。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这211人的平均年龄为53岁,大多数为男性。 我们区分“先驱者”和“后来者”,分别指1992年之前和之后创业的人。 印象深刻的是,“先驱者”和“后来者”创业的平均年龄都是29岁和32岁,都很年轻。

家庭的力量

结婚和离婚有用吗?

结婚和离婚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个人和家庭致富和扩大的重要手段。 《新财富》杂志的“500富人排行榜”甚至主张离婚成为了中国女性富人的重要方式。 但是,根据我们能得到的资料,除了丈夫因意外死亡而继承了自己的财产外(陈金霞),没有一个人只凭结婚进入富豪排行榜。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另一方面,婚姻确实在财富积累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夫妻一起创业是主流。 虽然以女性借用男性家庭积累原始资本为主,但也有男性通过与女性结婚而迅速发展的例子。 例如,丁世忠综合了自己家庭的资助和妻子家庭的资助。 典型的夫妻双方家庭共同支持创业的例子。 丁世忠的父亲在福建晋江开了制鞋工作室生产“旅游鞋”。 17岁时,丁世忠拿着向父亲借的1万元和600双鞋向北京推销,开始创业。 1994年,他带着赚来的20万元回到晋江,加入公公丁思忍创办的安踏企业。 1994年以后,丁志忠先担任福建省董事,后担任总经理。 2002年5月,丁思忍将安踏福建和安踏中国的权益无偿转让给丁世忠。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海外关系和“倒爷”

在所有的女富豪中,秀丽好肯( xiuli hawken )的名字最特殊。 秀丽好肯本名秀丽,和英国丈夫结婚后,和丈夫一起改名为hawken。 她的故事其实和张菌很像。 但她引人注目的姓氏特别暗示要观察海外关系在富豪致富中的作用。 非在中国大陆出生的公司的房子被排除在数据库之外。 但是,依然有相当比例上榜的富豪实际上并不是大陆的身份。 这方面的数据收集异常困难,而且肯定只能分析“已经公开”的情况。 根据公开的资料,在211家被调查公司中,至少有46家公司不是中国大陆的身份,而是占21.8%。 当然,这是最保守的估计,不包括直系亲属(特别是配偶和孩子)的国籍。 尽管如此,这个比例还是高得惊人。 其他学者和注意者必须让中国富裕的海外移民的规模更惊人。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一位富豪乐于公开自己的外籍身份,从中获益(特别是华人华侨身份带来的便利,如黄世再),另一位富豪的“海外身份”曝光非常戏剧性,经常引起激烈的争论。 但无可争议的是,多富豪的海外关系给他们带来了经济利益。 许多发布的版本都很相似。 20世纪70年代末或80年代初出国(非法、合法或半合法),在几次失败和成功之后站稳了脚跟。 这些人出境的方法其实并不重要,而且实际上在20世纪70年代,沿海地区和国外的联系和迁徙频繁。 真正有趣的是,利用海外关系发家,这是中国富豪对俄罗斯、匈牙利、波兰等旧社会主义国家富豪们的另一大“特色”。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富豪们是“做爸爸”吗?

出于方便的考虑,我们在寻找富豪们父亲的新闻。 富豪父亲的新闻中,有的很清楚,有的非常详细,有的则不然。 还有一个特殊情况。 例如,有父母因自然灾害而死亡成为孤儿的人(例如张祥青),有父母感情不和或离婚实际上由单亲抚养的人(例如黄宏生),也有父母因政治运动而去世(例如黄怒波)的人(例如黄怒波) 关于这些情况,笔者只能根据母亲的状况和实际的家庭经济状况来计入。 尽管如此,仍有16.7%的公司家父亲的消息完全不为人知。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我们分为八种职业。 “城市普通劳动者”( 57人)和“农民或工匠”( 26人)属于一个范畴,都是中国社会阶层中的下层。 其中一个家庭,根据公开资料,极其贫困。 他们共计83人,占39.3%,是所有类别中最高的。

剩下的几个,或多或少都蒙上了“精英再生产”的阴影。 城市或农村中层( 12.9% )、知识分子(9% )、民营企业广告主( 6.2% )属于一个范畴。 “知识分子”包括教师、科研人员、工程师、医生和其他专业技术人员。 这些家庭出身的公司家,把他们的成功归功于家庭的教导,特别是父母对教育的重视,或者是父母职业的潜移默化。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此外,私营企业的广告主被单独归类。 最初制定这个类别的时候,第一是为了反映第二代公司家父母的职业。 但是,数据收集后,我惊讶地发现,被认为是第一代创业的公司家的父亲也有不少成功的商人。 其中许多人实际上是与其父亲一起创业的(如姚巨品-姚俊良父子、潘政民-吴春媛夫妇和潘父亲)。 一是在自己开始创业之前,父亲通过非正规市场和地下经济在家庭中积累了一定的财富(魏建军、黄茂如家族等),也直接影响了孩子的商业行为(如戴皓、何巧女)。 就是从家族创立之初就担任公司的高级管理者,最终在父亲退役后成为公司的“掌门人”(如马建荣)。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第一代公司家的第二代”。 与他们因继承遗产而成为富豪的“第二代”不同的是,他们的财富仍然是他们自己获得的,属于“创业”一代而不是“守业”一代。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党政军队集团企业事业的高级干部、中级干部、基层干部都属于公权力部门的范畴。 父亲担任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干部的总人数为33人,总比例为15.6 %,其中大部分( 21人)是基层干部。 其中只有两家公司家的父亲被视为高级干部。 正好一个是所谓“红色资本家”的子孙荣智健,另一个是所谓“红色贵族”的王健林。 荣健的父亲荣毅仁从1993年到1998年担任国家副主席。 王健林的父亲曾任西藏自治区副主席。 其他十位父亲是中级干部,他们是陈宁宁、潘石屹(夫妇)、马化腾、朱保国、张涌、黄茂如(夫妇)、戴皓、黄怒波、张克强、刘长乐。 虽然他们的创业经历不同,但都明显受到家庭背景的优待。 另一方面,即使这些父亲包括高级干部和中级干部的公司家,也共有12人,不到全体的6%。 许多公司的家父,在党政军群和国有企事业单位担任领导职务的,都是基层干部。 符合这个类别的有21人。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爷爷们的塞翁失去了马

请注意,光考察父亲的职业,还会隐藏另一个重要的家庭背景。 例如,陈宁宁的父亲是中级官员。 但是,她更重要的家庭背景来自母系。 她的母亲吕慧是前机械工业部长吕东的女儿。 陈起家的钢铁进出口生意,也与这个家庭的背景有关。 所以,陈宁宁宁也可以看作是高管家庭出身——事实上,陈宁宁宁在富豪榜上一直与母亲吕慧合并,吕慧掌握着他们企业50%的股份。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事实上,许多民营企业广告主的祖父辈在社会主义时期之前都从事商业活动,但由于计划经济的引入,民营经济活动中断,成为社会主义国营公司的经理和“普通大众”,或者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在中国,特别是对民国时期有突出家庭和“历史问题”的人来说,特殊的家庭背景、早的人和晚的人带来了政治压迫和灾害。 但是,改革开放后,这种“被中断”的背景反而成了特点。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荣智健的故事最典型。 如果只考虑创业时父亲的职业,他当然被认为是共产党出身的高级干部家庭。 另一方面,他的父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就被认为是中国最富有的“民族资本家”。 1949年以后也作为“红色资本家”的典型,被党和政府重用。 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这些红色资本家及其子女,开始了家庭财富的积累过程。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荣氏家族并不是改革开放后家族唯一在大陆“重新开始”做生意的“民族资本家”。 在笔者的数据库中,这样的案例只有一个,但据许多公开报道,未上榜的富豪还很多(如王光英家、王征家)。 另外,虽然一点人的祖父辈没有荣氏家族那么有名,但在1949年之前属于富裕家庭。 其中最“戏剧性”的故事可能是陈丽华。 满族陈丽华虽然是正黄旗的后代,但读高中后因家境贫寒而辍学,直到改革开放后迅速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宗庆后的故事表现了另一种类型,即民国时期以非共产党为背景的公务员家庭。 宗庆后的祖父是张作霖的财政部长。 父亲在国民党政府当过职员。 1949年以后,家庭非常贫困,父亲无法就业,全家人只靠做小学教师的母亲的工资生活。 1963年,中学毕业后,宗庆在农场工作,到1978年,33岁的他回到省会,在学校的经营公司当销售员。 1987年,宗庆后,带着两名退休教师,依靠“承包”学校经营部,走上了创业之路。 这方面的例子有运良-华丰集团董事长任运良。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知识是财富吗?

真正的最高学历有多高?

在中国,精英有“博士”的称号,但没有真正上过博士的课。 mba和emba这样的课程被认为更重要的是“社会交流”手段。 为此,我们统计了真正的教育水平,也就是脱产接受的全日制教育。

在211名被调查公司中,至少46名公司家不是中国大陆的身份,占21.8%。

至少10%的“第一代富豪”来自现有体制的上层家庭,或因“革命”而“被中断”的前富裕家庭。

富豪大学毕业生的比例超出了笔者以前的预想。 33.2%的富豪至少接受过全日制大学本科以上的教育。 “大专学历”如果是大学毕业的话也上升到了50.2%。 其中17位富豪获得研究生学位,更有3位是货真价实的博士邵秋根、张朝阳、施正荣。 张朝阳和施正荣还是《海归》。 大学生富豪中有40.6%毕业于“精英大学”,占所有富豪的20.4%。 此外,“先锋”和“后来者”的学历有显着差异。 1992年以后创业的富豪中,大专以上学位的比例( 73.8% )明显高于以前创业的( 42.4% )。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根据父亲的职业不同,确实对孩子能不能进入大学有很大的影响。 中高级干部家庭的子女有12人,9人进入大学。 其中,高级干部子女王健林没有进入“精英大学”,那是因为他很早就加入了部队。 因为之后的大学学位也是在部队时在职读的。 但是,低级党政干部的家庭出身者没有进入大学,21人中有7人没能上大学。 这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文革”的冲击,一点干部家庭的孩子也同样要去农村接受再教育。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中产阶级出身的人中,上大学的比例也很高。 例如,城乡27人中,有12人进入大学。 知识分子家庭的19人中,有15人进入大学,其中8人为要点大学。 其中一位富豪的回忆告诉笔者,这是家庭重视教育的结果。

与大多数人的设想不同,有相当大比例的工农子弟进入大学。 例如,城市工人家庭出身的26人中,12人进入大学,占46.2%,其中4人进入要点大学。 农民家庭出身的58人中,有16人进入大学,占27.6%。 正如其他有关教育阶层的研究所指出的那样,这些出身相对较低的人当年能够考上大学,是当时的高考制度还算公正的结果。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符合专业很重要吗?

在“大学生富豪”中,理工科占绝大多数(约60% ):7人学理科(其中6人学医学和药学),49人学工科(其中1人上军校,12人学计算机和电子工程,6人学生物、生物工程和化学工程,2人上 第二主要学科是社会科学类,第一是经济学和管理学,共计21人(包括金融财政类、经济学、经济管理类)。 另外两个人学社会科学,其中一个是法学(修湿贵),一个是国际政治(叶澄海)。 最后是人文学科,共有14人,包括中文、哲学、外语、美术等。 这样的专业分布与20世纪80年代的“工程师治国”氛围是一致的。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富豪创业初期部门越接近其所学专业,证明其所学专业知识证在致富中的作用越直接。 发现理工科毕业的公司家的大多数创始部门在某种程度上与专家有关联。 这在计算机领域表现得最明显:计算机电子类专业毕业的12只个体中,有3人在房地产业创业,1人在批发零售业创业,另外8人的创业部门仍是计算机相关领域,至今仍以此为主要业务。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医药领域的专业对口也很明显。 6人中有4人从事医药制造业,1人从事房地产业,另1人从事“装备制造业”,但生产的也是医疗器械(明金星)。 这是因为6人中有5人被认为从事医药相关产业。 另外,其中一人拥有中国工程院院士称号(吴以岭)。 可以看出这个领域对“技能”的要求。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农学与初期领域的关系也很深。 4人中,1人从事装备制造业(农业机械),2人从事食品制造业,1人从事木材加工业,都是专业对口。

化学系也是如此。 6人中,除1人从事批发零售业和商业服务业(唐万里)外,还有1人从事食品制造业,3人从事医药业。 也是高级专家的嘴。

相反,学习人文、经济、管理的公司家的创业部门,与所学专业的联系往往不紧密。 这些专业毕业的公司的37名中,几乎没有从事与本科专业相关的领域。 例如,在学习人文学科的15人中,1人从事装备制造,1人从事建筑业,1人从事计算机,1人从事批发零售,1人从事服务业,3人从事批发零售业,6人从事房地产。 学经济与管理的21人,3个食品工业,1个装备制造,2台电脑,1个住宿餐饮,1个商业服务,1个石化业,5个批发零售,2个金融业,5个房地产。 与专家最不相关的是房地产业。 21人的创业部门是房地产业,其中只有1人在学习建筑学,但学习人文学科和经管类学科的分别有6人和5人。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通过上大学进入体制内

虽然本科专业和初期的职业之间看起来没有联系,但是实际上很多情况下可以用“创业前的最后工作”来说明。 事实上。 本科所学专业与创立部门的关联,即使是“强关联”,也不如说多与创业前最后一位员工的强关联。 创业前最后的事业,和创业的部门之间大多有很强的相关性。 例如,学医的明金星,1980年从山东省医科大学毕业,毕业后在北京协和医院当了12年医生后,决定入海。 1993年他创立了医疗器械企业,从欧洲进口二手医疗器械,经由香港转卖到国内医院。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金星的故事,只是众多类似的故事之一。 这暗示着创业前的最后一项事业,特别是体制内的事业对创业路径的重要性。 是否拥有大学学位,创业前最后的工作是什么,有明显的差异。 创业前最后一批员工在“体制内”的,大部分是大学或短期大学学历。 例如,“事业机构”出海的24人,几乎都拥有大学或短期大学的学位( 23人)。 26人创业前在党政军群机构工作,其中18人在上大学或大专,占69.2%的42人在国有企业工作,30人接受大学或大专教育( 71.4% )——进一步进行数据挖掘,其中12人 另外,创业前在外资公司工作的9人、8人拥有大学和短期大学的学位(其实也包括博士)。 在自己家族公司工作的4人、2人也是如此。 其他6人为在校生或应届毕业生创业(或海外毕业)。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政治资本的作用

体制内和体制外的

区别在哪里?

考察了创业前公司最后的职业状况。 党政军队集团26人,国有或国有控股42人,事业单位24人。 这三种类型的人的事务所被认为是“体制内”,合计占43.6%。 从这些公司辞职创业,也就是所谓的“入海”。 集体公司或机构32人,外资公司或海外机构9人,民营企业广告主自身公司(通常家族公司居多) 4人,其他民营公司或机构12人,个体工商户50人,学校(在校生或毕业生) 6人。 虽然集团公司带有一定的“体制内”色彩,但20世纪80年代以后,实际上多数需要“被承包”或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因此与后五大类一样被视为“体制外”,它们的合计占全体的56.4%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按“先锋”和“后来者”来分,“开拓者中”的“下海”人数为57人,占“开拓者”总人数的39.6%; “后来者”中“下海”为35人,占57.4%。 “入海”者的比例大幅提高。 这种差异源于1992年以后,国有企业“入海”的比例大幅提高,几乎翻了一番( 16.7%至29.5% )。 。 另外,1992年以后,从外资企业或海外机构辞职自主创业的比例,“后来者”( 11.5% )明显高于“先锋”( 1.4% )。 “先锋”从集团公司( 19.4% )和个体经营者( 31.3% )创业的比例明显高于“后来者”的同类(分别为6.6%和8.2% )。 “先锋”和“后来者”的不同,反映了中国民营经济整个创业环境的变化。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笔者统计的只是创业前最后一份职业,这可能是因为“入海”的人数估计比实际要少。 有人先是从政府部门辞职,但在自己创业成为“雇主”之前,有在其他民营企业做“员工”的经验,做到公司中层和高层后自己创业。 比如丁磊。 他1993年从电子科学技术大学(原成都电信工程学院)毕业后,首先于1993年至1993年在浙江省宁波市电信局工作。 1995年退休,1996年之前在sybase广州企业工作,1996年至1997年在广州飞捷企业工作,1997年6月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本公司。 李宁也一样。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入海前富豪的官有多少?

笔者统计了“体制内”出身的创业者的行政水平。 只有党政军队集团组织、国有或者国有控股公司、事业单位的行政职工可能具有行政级别,但这些单位中没有“非行政人员”。 村干部虽然也没有行政级别,但被操作为“一般干部”,与一般教师、医生等专业技术人员有所区别。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没有一个局长级以上的官员。 只有两个人是(副)厅级。 其中一人来自党政部门,即叶澄海。 但是,他被迫“入海”。 叶澄海是原深圳市委常委、深圳市副市长。 他最初工作顺利,39岁时是深圳市委常委兼罗湖区委书记、深圳市副市长。 1984年9月,在职业春风得意时,因故调到湖南省郴州地区担任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担任副处级闲职。 1985年,42岁的叶澄海毅然辞职入海,弃政经商。 1986年,他在深圳成立了丝绸服装厂,在生产点钞机的电子厂开始了自己致富的道路。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另一位副厅级干部来自国有公司,即黄宏生。 黄宏生于1976年恢复高考,成为第一个进入华南理工大学的大学生,专业是无线电工程。 毕业后,黄宏生进入华南电子进出口企业就业。 3年后,28岁的黄宏生破例被提拔为常务副社长、副厅级待遇。 人生和事业都进入了春风得意的阶段,但在1987年春天,在同事惊讶和感叹的声中,黄宏生辞去了令人羡慕的职务,只“入海”,追逐他的商业梦想。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处级干部也仅有6人,分别是王健林、卢志强、黄怒波、汉敬远、许家印、寿柏年。 前三名隶属于党政机关下海。 其中王健林15岁参军,同时28岁成为正团职干部。 1987年,中国军队大军缩编,王健林转业来到大连市西冈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1988年,负债149万元的国有住房开发企业濒临破产,区政府向全区公开征集“承包”。 王健林成为了这家国有住宅开发企业的经理。 1992年8月,王健林获得公司改革机会,这家“国有企业”成为中国东北地区第一家“股份制公司”(万达)。 卢志强从1980年3月至1985年6月,曾任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 黄怒波的父亲是团级干部,在政治运动中被迫害身亡。 黄怒波插队后,于1977年进入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学习。 1981年至1990年,在中宣部干部局、外宣局工作,担任部长、部党委委员。 1990年以后,在建设部中国市长协会工作,担任协会所属的中国城市出版社常务副社长。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后面四位是国有公司的负责人。 韩敬远曾兼任迁西县常务副县长和党委副书记。 1982年毕业于许家印大学被分配到大型国有公司河南舞阳钢铁企业。 在工厂的10年间,从小技术人员开始,历任车间主任、厂长等职。 寿柏年从1982年到1998年在浙江省鄞县政府、宁波市政府办公厅和中国华能集团浙江企业工作。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也就是说,任何创业前从事党政机关或国有公司的最后一家公司的房子,除了王健林和汉敬远将自己“承包”的国营公司改制为民营公司外,其他人都没有被管理层直接收购。 他们的行政水平也比较低。

富豪们的中国梦

在美国,许多亿万富翁喜欢向公众讲述他们白手起家的故事,中国的一位公司家和商业传记作家也喜欢向公众展示他们奋斗过程中的困难。 另一方面,许多社会公众认为,中国富豪发祥的背后一定有高官的显贵影子。 根据笔者的数据,至少对这些第一代“笔者认识的最富有的民营企业广告主”来说,他们大部分都是从小公司做起,挖掘历史机遇,从贫困家庭的孩子成长为中国最富裕阶层的一员,这是不可否认的。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当然,这些人“谦虚”的社会起源不应该被夸大。 至少10%的“第一代富豪”实际上来自现有体制的上层家庭,或者是因为“革命”而“被中断”的前富裕家庭。 另外,来自“非核心家庭”的支持,特别是婚姻、母系、海外关系的支持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有人很早就通过各种渠道移民国外,大大受益于20世纪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倒爷潮”和“外商”投资的特殊照顾政策。 另外,也要注意的是,很多富豪创业之初的“启动资本”,虽然绝对额度在今天非常少,但在当时还是不小的资本。 这些启动资本与他们的家庭互联网有着密切的关系。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文化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一半以上的初代公司的房子接受过大专以上的全日制教育。 理工类“专业对口”的比例在创业的第一份工作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但教育带来的利益可能并不一定表现为经理技能这一直接的“人力资本”的利益。 对大多数人来说,高等教育的作用是“间接”:时尚成为公平的高考,从而成为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进入“体制内”的入场券。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公立机构的工作经验,到底如何让这些亿万富翁创业受益? 数据显示,约4成富豪在创业前有在公立机构工作的经历。 他们大多数“入海”,首要是因为当时低体制内的工资和被压抑的工作环境无法满足他们的野心。 最后体制下事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项事业可以提供市场新闻和经验,也可以提供人脉。 但是,除了少数情况外,他们大多在“入海”之初,并没有超越地方政治层面强硬的政治纽带,但与地方政府的“合作”(或在一些例子中,比“卑躬屈膝”更为恰当)却是他们大多数不得不面对的。 另外,几乎没有“直接私有化”的大型国企的例子,“管理层收购”极少。 当然,“改革”的过程中充满了其他形式的私募股权的建立战略。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不可否认,当今中国的环境与过去大不相同。 对社会潮流感到悲观的人,可能会认为将来不会大规模出现社会底层出身的富豪。 笔者无法预测现在、未来,例如20年间,最富有的公司的房子的构成和来源是否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这取决于不明确的政治、经济、社会因素的多少。 但是,在健康快速发展、充满活力的经济体中,总是有人来自一些社会下层。 他们的出身可能不会太“下降”。 通过奋斗,成为新的经济精英。 这可能就是中国梦的意思。

“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营企业广告主集团研究中心副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星报中文版

标题:“解密富豪家族背景:王健林父亲曾任西藏副主席”

地址:http://www.0ccn.com//flbxw/19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