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150字,读完约8分钟

小说家詹姆斯·克拉维尔1981年的惊悚小说《望族》中有一个场面,狂妄自大的美国商人林肯·巴特利乘飞机抵达香港启德机场。 他下飞机时,闻到了风中的怪味。 “这个味道既不愉快,也不难闻,也不难闻——只是这个味道很奇怪,很奇怪很兴奋。 「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他对警司罗伯特·阿姆斯特朗说:“那是什么味道?

那是香港的味道,钱的味道。

启德这个名字和机场建设的初期

启德机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0年左右,19世纪80年代九龙半岛的平地多被用作住宅区。 人口因商业繁荣而急剧增加,居民住房紧张的状况非常糟糕。 何启姐夫吴才芳提出在九龙湾填海建造住宅区的构想。 清末至辛亥革命期间,大量移民从国内涌入香港,不求住房供应。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当时,商人何启ho kai和顾德au tak筹集资金,他们于1912年成立企业,计划在九龙寨城对开的九龙湾北岸进行填海工程,建设名叫启德滨的花园城市。 但是,他们开发土地的计划最终失败了,土地被放在了空上。 这块土地被英国殖民政府收购(约100万港元回购),开始作为机场使用。 启德( kai tak )这个名字也是以两个填海造地的商人的名字命名的。 (凯霍 凯1859-1914,au tak 1840-1920 )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凯霍凯

在机场迎接第一班飞机之前,何启ho kai去世了十多年。 1925年农历元旦左右,启德机场进行了首次飞行。 启德机场当时只是一个简单的草皮机场,为英国王室空军队和港航空提供服务。

1928年,启德机场为采用九龙湾的水上飞机建造了水泥滑道。 两年后,第一代机场总监被任命,启德的航空飞行活动由海港署管理。 1935年,第一个飞行控制塔台和机库建成。 1936年3月24日,第一班商业旅客航班 “德拉多”从槟城抵达。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1936年3月24日,在启德机场“德拉多”,启德机场的第一班商业旅客航班

之后第一条东西行驶的停机坪跑道于1939年完成,全长457米。

战时和战后的启德机场

二战期间,香港被日本占领,在此期间日本人扩建了启德机场。 这项事业是由多名盟军战俘作为工人完成的。 日军扩大了机场面积他们拆除了宋皇台、龙泉石桥(清政府于1875年建造的)和九龙寨城的城墙。

日本海军二五四航空队和日本陆军第33战队等日本航空空队也进驻了启德机场,但启德机场在二战后期遭到盟军的猛烈轰炸,遭到严重破坏。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英军取代日军进军启德机场。


1945年,英军第132中队的“喷火”mk.xiv驻扎在香港启德机场。 从日本投降,英国王室空军以启德机场为驻扎基地。

一九五四年,香港通过机场迅速发展总纲计划。 1958年,九龙湾建造了新的跑道。 跑道向西北/东南方向延伸,全长2529米。 随着跑道的建成,启德机场正式成为香港国际机场。


20世纪60年代初期,从西北方向拍摄的启德机场的鸟瞰图,填海建造的延伸至九龙湾,也铸造了启德心脏病的威名。

一九六二年,客运站建成。 这是当时最领先的建筑设计,整个客运站分为出发和到达两层,高架道路直接带乘客上楼。 当时的建筑价格接近100万英镑,是在这个时期建造的,启德机场的结构基本明确。 另外,航空空企业也逐渐取消了以螺旋桨为动力的飞机,改为波音707、dc8等喷气式飞机。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一九七零年四月十一日,波音747飞机飞往启德。 在当时的气候条件下,要聘用第13跑道的机械师,必须在飞机接近长洲时才能看到跑道,才能着陆。 一九七四年,这种目视入场的方法被仪器导航系统所取代。 在这个导航系统的辅助下,机械师只要飞机飞到九龙半岛空时能看到跑道就行。 在恶劣的天气下,该系统大幅提高了13门课程的采用量。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停机坪鸟瞰图可以容纳10架飞机,由于当时强烈的交通需求的增加,最多有17架飞机被塞满了停机坪。

启德机场和香港的繁荣时代

80年代繁荣时期,启德机场的航班数量已经超出其承受能力,高层公寓和唐楼像枝蔓一样延伸到正常跑道附近。 跳进香港机场的人都需要经历可怕的入场方法,客机的航线让乘客接近屋顶的天线和晾晒的衣服,站在很大的角度上盘旋。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对飞机上的乘客,特别是坐在机舱右侧靠近窗边的乘客来说,飞机像走错了航线一样着陆。 旅客可以感觉到飞机和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地面位于深水埗和旺角的压迫街上,多层大楼和行人已经清晰可见,但前方看不到跑道的身影。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两侧的建筑物要撞到翅膀,有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民房内的电视画面和天台上晾衣服的颜色。 此时,飞机正在九龙城空盘旋,跑道也出现在前方。 几秒钟后,起落架接触陆地,飞机降落在港口中央的跑道上。


霍桑( fiona hawthorne )说:“飞机离大楼的居民很近,所以我记得启德降落时看到了他的身体。 是在窗边梳头的女孩。 ”


低空回转

启德心脏病

三面环山,面临大海

启德机场位于香港市区,高楼林立,三面环山。 启德机场北部和东北部的山高约600米(约1,970英尺),东部山距跑道仅5公里( 3英里)。 维多利亚港位于南部不到10公里的地方,横穿港口的是香港岛,高520米( 1,700英尺)。 只有机场西侧和跑道东南侧没有被遮住。 这些山脉使起飞和着陆变得非常困难。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47度漂移

香港启德机场只有一条延伸至维多利亚港的路线。 包围它的是上述的三方山脉和高楼大厦。 为了远离这些障碍,飞机必须在起飞后或着陆前大幅转弯。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以着陆为例,到达机场后,飞行员在附近的格仔山接到很大的指示,开始准备着陆。 飞机面向右侧47度的角度,瞄准延伸的跑道着陆。 这在不足300米的高度完成,距离着陆点只有2.6公里。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13号跑道入场时采用的棋盘,随着时间的推移棋盘也褪色了

低空风切变

因为香港启德机场附近有多条山脉,机场跑道附近经常发生风切变。 低空风切变是飞机起降最严重的威胁,不仅使飞机偏离方向,还可能失去飞机的稳定性。 如果飞机在夜间大雨中着陆,那将是另一个严峻的挑战。 飞行员下飞机时一般看不到跑道。 但是要在启德机场着陆,飞行员必须看跑道。 暴风雨的夜晚,小飞行员不得不在空等待,在飞机盘旋的状态下重试。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由于多而复杂的机场地形,飞往启德机场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到达北京机场后,20公里外“悠闲”地降落在跑道上,与此相对,启德机场的13跑道非线性接近,从长洲岛ndb开出穿云17海里,到达九龙上空,在接近航线的最后一段,地面约200米时, 这将让启德机场的航空空企业只派遣经验丰富的机长执行,不定期通过模拟器检查这些机长的落地动作,以保障飞行安全。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启德机场的遇难者们

几十年来启德机场起降的飞机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启德机场极具挑战性的着陆方法引起几次事故也不足为奇。 据《每日邮报》报道,启德机场12次空困难,270人遇难。


1993年11月,中华航空空747号在启德机场的尽头。

最致命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c-130,飞机从13跑道起飞后失控冲入港口沉没。 事件造成59人死亡。 仅仅两年后,泰国国际航空空601次航班的卡拉贝尔客机在台风袭击港口期间着陆,最后从跑道上掉下海,14人受伤56人。 然后,1993年,中华航空空605次航班波音747-400飞机在台风中着陆时飞出了13条跑道。 飞机没能稳定下降,但机长再次继续着陆,没有选择飞行(请背诵8比1的反对)。 。 最后着陆后,冲进海里,有23人受伤。

“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参考文献:

[1]《旅游交换指南》.《旅游交换指南》/《城市指南》/《虹空铁路》

[2]三合一 法国航空港 Airport [ EB/ol ] .简单填充/三合一-失败

[3]海洋航空 语言:海洋航空’日本航空公司

EB/OL .简单浮潜/ kai-tak-airport-story /

[4]宋轩麟.港航空百年[m] .三联书店(香港)有限企业,2003。

来源:星报中文版

标题:“告别二十余年:启德机场与香港繁荣时代的昔日荣光”

地址:http://www.0ccn.com//flbxw/19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