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453字,读完约4分钟

海外网3月16日讯王圆脸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说话做事都很灵活、优雅、温柔。和她说话很舒服。由于父亲的工作调动,中国孩子在三年级时来到日本,与日本学生一起生活和学习。现在已经差不多六七年了。用日语来说,她绝对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性力量”女孩。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这样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会经常光顾“便餐”。

在日语中,“厕所饭”这个词可以被翻译成中文“厕所饭”。什么,在厕所做饭还是吃饭?中国读者一定对此感到惊讶和困惑。然而,日本确实有“便餐”,这指的是这样一种现象:一些人想独自吃饭,但害怕周围的人怀疑他们没有朋友,所以他们有意识地选择去厕所独自吃饭。

从高中开始,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就偷偷溜进卫生间收拾好午饭。面对边肖的疑问,“你为什么要去厕所吃饭,去餐馆吃饭不好吗?”王向解释道。

事实证明,这与日本高中的“午餐文化”有关。与中国的高中不同,因为日本的高中不再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学校几乎没有提供校餐的配套食堂。大多数日本高中生在早上出门前会打包妈妈的午餐,中午下课后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不像日本妈妈们每天浏览食品杂志,用各种方式为他们的孩子做午餐,日本新妈妈在哪里做日本午餐?因此,在王的饭盒里,最常见的食物通常是饺子。起初,当王带着饺子去学校的时候,他的朋友们都觉得很有趣,争先恐后地和她交换饺子,尝试新的东西。

但没过多久,新奇感一过,小伙伴们就开始窃窃私语:“看看你,王又给带来了饺子!”“她妈妈怎么连午饭都做不好!饺子之类的东西根本不值得称为午餐。”这些陌生的目光从同一个时代,像刺一样刺进了敏感而脆弱的王的心里。

此外,日本的高中女生,她们只是爱情时代的种子,聚在一起大声聊天,这与爱情的话题是分不开的。王在中国一直被视为“好女孩”。她和男孩说话时会脸红。她在哪里见过这种姿势?

因此,每当一个同学在教室里大声喊“我有男朋友了”,和周围的同学一起跟着,王总是觉得无法理解。当一个熟悉的朋友问起她的男朋友和她的生理周期时,王的日语说得不太流利,在紧张和害羞的气氛下,她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结果,她周围的学生感到更加奇怪,经常背着她说话。

在这种沉重的压力下,王变得越来越孤立,不愿与同伴交谈。因此,每次她中午吃饭,她都会选择独自一人默默地去厕所。

"现在,你还会去厕所吃饭吗?"边肖好奇地问道。“呵呵,我从高中起就没去过厕所吃饭了。你看,我现在适应得很好。”王眨着大眼睛笑了,“我也是到后来才想明白,这样藏着什么呀,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也太软弱了。所以,他们说我妈妈只会包饺子和午餐,所以我让我妈妈做美味的糖醋里脊和正宗的麻婆豆腐,还有,嗯,青椒和肉丝。你知道,日本的“麻婆豆腐”和“青椒肉丝”和中国的发音一样,日本人不知道这两道中国菜。

在日本,女孩们被学校拒之门外,并且已经躲在厕所里好几年了。

这样,他们就不再认为我的午餐是中国的了。起初,我无法接受爱情和性意识的概念。我自己也想过。开放似乎没什么错,我逐渐适应并接受了它。更不用说语言了,我抓了几个孩子多练习。上次我去吃饭,店主把我当成了关西。事实上,我觉得一旦我试图融入日本圈子,我意识到这件事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难。"

我看得出王确实做得很好。她将很快加入东京的一家人才招聘公司,开始她人生的新阶段。

刚到日本的中国学生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无助,无法适应和接受日本“外国文化”的影响。面对这种文化差异,如果我们盲目地拒绝和反对它,我们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取得进步。最好试着敞开我们的心扉,接受和理解日本文化,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大不相同。也许我们还会看到更广阔的天空。(日本新华华侨报)

来源:星报中文版

标题:在日本,女孩们被学校拒之门外,并且已经躲在厕所里好几年了。

地址:http://www.0ccn.com//flbjy/1928.html